首頁 >  教育 >  教育聚焦

大學“混日子”難了

摘要:對學生理應要求嚴格,但是對高校來說,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的框架設計、知識技能和思維訓練的整體設計都應該有自己的特色,這樣才能培養出更多優秀人才,本科教育質量才能從根本上得到提升

期中考試的臨近,近日,河北體育學院40多名學生因曠課過多被公示退學,還有一些大學根據學分情況公布沒有通過考核的學生,同樣公示退學。這些新聞背后的信號令不少人感慨“嚴冬將近”“大學日子難過”。

從2018年9月,教育部出臺《關于狠抓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落實的通知》開始,大學“清考”成為歷史。如果學生無法通過考試,將沒有“放水”通過的機會,而高校的各項規章也隨之愈加約束嚴格,一年以來,學風收效可謂顯著。北方工業大學文法學院中文系主任王德巖告訴記者,一年前,他所帶的班級60人中曾有過數十人都不能通過的記錄,一年時間過去,同樣的難度,現在未通過的僅有兩人。

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在31日教育部召開的新聞通氣會上,就此作出了回應。他說:“各個學校在管理方面嚴起來是一個共同的做法,每個學校都根據自己的情況,根據高等教育法,根據各個學校的章程、規章制度制定了符合自己學校的要求。如果學校是依據規定作出這樣的處罰,那是一個好的信號。”

當本科教育“嚴進嚴出”成為風氣,本科教育質量的提升能否就此走上快車道?

“躺”曾是大學生活關鍵字

取消“清考”前,大學生的日子是怎樣的?“躺”也許是其中一個關鍵字。青年教師劉偉曾長年擔任教學秘書,對此深有感觸。他曾帶過四年出勤率是個位數的學生,反正最后能不能通過考試都會給予形式上的認證。“同學們普遍學習壓力不大。”劉偉告訴記者,“還有學生大四上半學期掛科數十門,下半學期如期照常畢業的例子。”

“這就是一種風氣,非常不好的風氣。”王德巖說,“大學生一進校,過不了三天時間,就能從師兄師姐那里知道考試好不好通過,哪個老師會放水。當他們知道無論如何都能畢業,學習積極性自然有所降低。”

今天,王德巖認為,“清考”考試取消之后,最早感受到“嚴風”來襲的也一定是新生。他們一定能從同學那里知道,“考試難起來了,必須打起精神。而他們打起精神之后,本科教育質量也將為之一振。”

所以,一年間,不能通過考試的學生人數銳減,“加之輔導員、授課教師日常管理更加嚴格,除非是真的學習有困難,不然按照正常的學習計劃,基本上所有同學都能如期完成學業”。課堂出勤率、自習室的利用率一年間明顯提高,王德巖感受到學風在悄然變化著。

經歷了12年寒窗苦讀,一進入大學,感受到的是“放水”還是“嚴管”,對學生學習態度乃至人生觀的影響都是很大的。為什么明知道“放水”的壞處,此前高校還要繼續組織“清考”呢?

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,這與“招生指標”的分配息息相關。“當年高校按計劃招生,如果學生不能如期畢業,不但浪費了‘指標’,第二年的招生計劃也會因此受到影響。”

王德巖表示,這與就業率的檢測也密不可分。學生不能如期畢業,就業率自然受到影響,學校和家長也可能由此認為,“專業的吸引力不足,第二年的招生計劃和報名人數也會受到明顯影響”。

“打游戲、睡大覺的日子一去不返”

去年,華中科技大學曾給予不能修滿學分的學生“本科變專科”的處理,一時之間引來議論紛紛,不少專家在給政策“點贊”的同時,也提出隱憂,寒窗苦讀,一朝罷免,對于學生的前途來說,是不是“過于嚴厲”?如何既“提高質量”又“治病救人”?

“嚴,應該是本科教育的題中應有之義。理論上,不能完成四年本科學業,就不應該得到畢業資格。”儲朝暉說。

“我們去年也說過,讓一部分學生天天打游戲、天天睡大覺的日子一去不復返。”吳巖表示,必須要改變讓所有學生進了學校就等于進了安全箱、就必須畢業的情況。“現在有學生不對自己負責,不對家長負責,不對社會負責,他就應該付出應有的代價”。

當“嚴”字當道,不少高校也有一些“柔”的政策。

王德巖告訴記者,今天高校轉專業的“口子”放得更“開”,如果在這個專業學習吃力,輔導員、教師等一般都會給出專業建議,為學生調整專業,“盡一切努力讓學生學習好、順利畢業”。

劉偉告訴記者,他們會通過日常談心,幫助學生舒緩學業壓力,一旦學生有掛科的情況,還會及時輔導,并和家長取得聯系,多方配合,爭取讓同學們都取得不錯的成績。

吳巖在發布會上表示,自2018年6月新時代全國高校本科教育工作會以來,特別是全國教育大會以來,教育部推出一系列改革舉措,在辦學思想轉變、育人理念更新、體制機制改革、質量標準制定、技術方法創新、教與學范式改變、質量文化建設等方面下大力氣,就是為了全力打贏全面振興本科教育攻堅戰。

從微觀層面來說,抓學生學習就是振興本科教育的重點環節。吳巖說,通過抓學風、抓學業、抓實習、抓考試、抓畢業、抓主輔修、抓雙學位制度改革、抓體育、抓生產、抓閱讀、抓社會實踐,讓學生忙起來。不僅希望學生能在傳統的意義上忙起來,更需要學生在創新創業方面、知識能力素質方面開拓新路。“盤點一年來高等教育本科攻堅戰的成效,可以說,本科生在刻苦學習方面開始真正忙起來了,不求上進、不思進取的學生開始緊張了,本科畢業開始難起來了。”

“嚴”要求還要有“細”分類

當本科畢業越來越“難”,王德巖也有一些擔心,政策如何執行好。“未來,專業就業率的輕微浮動會不會再次影響考試,會不會再次‘放水’?”

教育部30日發布的文件,也對此有著正面回應。20日,教育部印發了《關于一流本科課程建設的實施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,《意見》明確提出,要發揮校內教學指導委員會的課程把關作用,嚴格考試紀律,嚴把考試和畢業出口關,堅決取消“清考”。

解決了學生關,教師的教學質量關也要有保障。《意見》指出,要經過三年左右時間,建成萬門左右國家級和萬門左右省級一流本科課程,“雙萬計劃”將全面覆蓋所有類型高校、所有類型課程,推動我國本科教育質量整體提升。并要求在高校培育建設基礎上,從2019年到2021年,完成4000門左右國家級線上一流課程(國家精品在線開放課程)、4000門左右國家級線下一流課程、6000門左右國家級線上線下混合式一流課程、1500門左右國家虛擬仿真實驗教學一流課程、1000門左右國家級社會實踐一流課程認定工作。

除此之外,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馬陸亭認為,在學生的評價標準上,還應該注意分層分類管理。“雙一流高校的學生和應用型高校的學生,在學分選修上、在實踐能力上、在思維訓練上都應該有不同的要求和規定。曾有研究證明,高考分數有50分左右差別的,培養模式就不應該趨同。對學生理應要求嚴格,但是對高校來說,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的框架設計、知識技能和思維訓練的整體設計都應該有自己的特色,這樣才能培養出更多優秀人才,本科教育質量才能從根本上得到提升。”(作者系光明日報記者姚曉丹、晉浩天)

返回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網站聲明 | 網站地圖 | 網站法律顧問
茂名日報社(www.ftfvgo.live )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廣告業務咨詢:13828687866 地址:廣東省茂名市迎賓路156號
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  網站備案號:粵B2-20040638
3d开机号